国际油价连下跌11% 国内油价不降遭质疑 _ 行业新闻 _ 行业资讯 _

国际油价连下跌11% 国内油价不降遭质疑 _ 行业新闻 _ 行业资讯 _

  纽约油价已经连续第五个交易日下跌,累计跌幅达到11%。对于要让国内成品油价格接轨国际市场的中国来说,消费者质疑,国际油价从每桶110美元一路下跌至每桶86美元时,国内成品油价格为什么不降价?记者关注到,截至8月4日,国内成品油跟踪的迪拜、布伦特、辛塔三地原油变化率不仅不在负向,反而正向为 2.62%,这显示目前国内油价调价窗口难以打开。

     业内人士认为,国内油价不能及时反映国际市场变动,现行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亟待调整,一方面我国参考的三个国际基准原油价格主要以布伦特油价为主,而市场普遍关注纽约商品交易所的(WTI)价格,今年以来两大国际油价指标背离,市场呼吁将WTI价格纳入跟踪指标体系;另一方面,国内油价调价周期过长,市场呼吁将22天调整为10天。

  ●  两大基准原油价格出现非常规变动

     纽约商品交易所的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伦敦市场的北海布伦特原油(Brent)分别是北美、欧洲石油市场上最重要的两大基准原油,历史上两大油品的价格走势基本一致,且WTI原油价格都高于布伦特油价,但在今年两大基准原油价格出现非常规变动,WTI震荡中下行,布伦特持续走高。截至8月4 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9月交货的轻质原油(WTI)期货价格收于每桶86.63美元,伦敦布伦特(Brent)原油价格收于每桶107.25美元,领先前者每桶20.62美元。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布伦特油价高出WTI油价每桶20多美元,这一局面在历史上较为少见。布伦特原油价格走高将直接增加了中国进口原油成本,两者价格关系的扭转更多地反映了美国对石油需求的下降。

     按照目前国际石油价格体系,大部分出口到美国的原油都以WTI原油作为基准油进行定价,而非洲、俄罗斯、欧洲等出口到中国的原油则以布伦特作为基准油定价,中东等地区出口到中国的原油以阿曼原油为基准定价。因此,北海布伦特、中东迪拜、印尼辛塔三种国际基准原油,作为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参照的原油品种,而WTI被排除之外。

     上海复旦大学能源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力波认为,WTI的价格走势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美国市场的供需,这一轮WTI油价大跌主要由于投资者担忧美国经济可能出现二次探底以及欧洲债务危机会不断加剧,导致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出现大幅抛售。

     从金融市场的角度看,这是一种合理的动向。但同时说明原油的金融属性已超过实体经济对它的影响,金融属性强化后,使得原油价格会随时发生变化,因此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除了参照布伦特等原油进口地的国际基准油价,也应将WTI油价列入参照指标体系,相当于把金融市场对油价的影响也考虑进去。

 ●  三地原油价格变化率对市场反应滞后

     我国成品油价格从今年4月7日上调后再未调整,从5月份开始,国际油价一直在下行通道,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为何国际油价一片跌势,我国民营加油站纷纷降价促销,而国内成品油调价窗口迟迟未能打开。

     按照我国《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当国际市场布伦特、迪拜、辛塔三地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平均移动价格变化超过4%时,成品油价格可相应调整。也就是说,三地变化率为正4%时,油价上调,负4%时,油价下调。

     统计数据显示,5月WTI油价从111美元降到100美元,布伦特油价从122美元下降到115美元;6月,WTI油价从100美元下行到95美元左右,而布伦特油价6月上旬不降反升,在下旬小幅下降;7月WTI油价和布伦特油价均出现一波反弹,7月底WTI油价回升至99美元,布伦特油价为118美元;直到8月初,WTI油价大幅下跌,布伦特油价也明显下跌。

     对此,东方油气网油品部经理冯臻分析说,在5月初,三地变化率正向达到4%,但考虑多种因素,油价并未上调。从5月中旬到8月初,国际两大基准油价经历了从跌到涨、再到跌的过程,无论正向还是负向都没有满足4%的调价条件。另一方面,三地变化率主要受布伦特油价影响,布伦特油价总体高于WTI油价,因此至今三地变化率维持涨势,在正向波动,要回到负向波动还需要时日。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郭海涛认为,国际油价总体波动的趋势是涨多跌少,三地变化率在负向很难维持长时间,所以国内油价降价较难实现。他建议,成品油定价机制规定的22个工作日缩短为10个工作日,这将有利于及时跟随国际市场变动。另一方面,成品油定价机制过于透明,22天对于经销商来说有充足时间投机囤油,缩短调价周期,投机者将难于预测油价。

 ●  定价机制改革应加快推进

     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势必要改革调整,这已是不争的事实,问题是改革方案何时推出?在当前通胀压力影响下,国内成品油价格改革可能带来的通胀威胁有多大,如何应对,为此记者采访了有关方面的专家。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认为,成品油价格改革更多涉及民生,应该采取谨慎态度。事实上,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已多次讨论,关键是什么时机推出。从上一次汽柴油调价水平相当于国际油价每桶93美元的水平看,当国际油价降到每桶93美元以下时,改革方案推出国内油价是降价,否则就是涨价。因此,即使下半年通胀压力大,如果国际油价大幅回落,成品油改革方案可以伺机推出,一旦推出新的办法,保持油价基本稳定,或略有下降,公众接受起来就比较容易。

     针对油价调整对CPI的影响问题,吴力波认为,CPI的压力主要的来自人民币升值预期,以及农产品流通环节的成本过高、供给不足。而油价上涨对CPI的直接冲击并不大,据测算,油价上涨100%,CPI上涨4.9%,这是在完全传导的情况,实际上上涨幅度会更小。因此,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应加快推进

欢迎转载中国专用汽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网址:

阅读次数:
 

上一篇:怎么改善脱发问题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